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新闻详情

死亡骑士(魔兽争霸里的)

网站编辑:bbin直营-bbin游戏-bbin注册 │ 发表时间:2020-02-15 09:25:04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中文名:阿尔塞斯·米奈希尔也译作阿尔萨斯·米奈希尔

  常用名称:阿尔塞斯(阿尔萨斯与法国地名相同不推荐使用)

  悲剧色彩的英雄人物,原为人类的王子,伟大的圣骑士之一,后为保卫家园人民而受到巫妖王的蛊惑,因意见不和被导师、爱人孤立,在强烈的复仇意念冲击下,拿起了受到诅咒的剑-霜之哀伤.而后成为了一名死亡骑士,帮助燃烧军团,建立了赫赫战功但是没有被重用.之后和巫妖克尔苏伽德为巫妖王效力,最后踏上冰封王座与巫妖王合体成了新的巫妖王.

  阿尔塞斯作为洛丹伦王国的王子,从出生的那一日起,就注定了其将承担巨大的责任。所以,从小,他就在父亲的安排,追随最伟大的矮人英雄穆拉丁·铜须学习武艺。在穆拉丁出色的调教以及良好的家庭教育地影响下,阿尔塞斯逐渐成长为一个优秀的王子。他善良、热忱、正直、勇敢……几乎具备了世人拥有的一切良好品质。虽然,有的时候,他会表现出那么一点点的傲气,但作为未来王国的继承人,他几近完美。所以,他的父亲,洛丹伦的统治者泰瑞纳斯国王以及王国的臣民们不仅为有这样的王子而骄傲,更把振兴王国,乃至联盟阵营的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在某种程度上,阿尔塞斯从一开始,就失去了自我,成为了一个被画上无数标记的符号。

  随着阿尔塞斯的年龄不断增长,他也逐渐意识到自己承载的历史使命。这种巨大的压力,迫使他不得不更为努力地锻炼自己。到此,他的对自己的人生价值基本上有了足够的认识。在无数人的影响下,王子的人生目标,就这样确立了。

  也正基于上述原因,阿尔塞斯试图证明自己的愿望就变得十分迫切。恰逢此时,克尔苏加德正在洛丹伦王国兴风作浪。他散步的邪恶教义,蒙蔽了无数渴望幸福的人,并把他们改造成行尸走肉一般的天灾军团。天灾军团不仅危害了洛丹伦边境的人民,也动摇了整个王国的根基。在这种情况下,阿尔塞斯必须要站出来,并试图阻止这一悲剧地愈演愈烈。因为,这是他作为王子的责任,也是一次机会。

  泰瑞纳斯国王同样不会放弃这个帮助自己的儿子树立威信,获取尊重的机会。但他还是作了一个谨慎的决定,就是要求王子去协助军队的统帅——光明使者乌瑟尔而不是去取代他。现实历史中,这种做法也被经常使用。年轻王子的角色,应当是学习者。但,我们必须承认:对于一个怀有极高抱负且地位高贵的年轻人来说,谦虚是很难具备的品德。

  开始的时候,阿尔塞斯还是能够摆正自己的位置,所以十分尊敬光明使者。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心高气傲的王子开始发现身边的这位前辈竟然是如此的迂腐与保守。另一方面,天灾给洛丹伦人民造成的巨大危害也令阿尔塞斯痛心不已。强烈的责任心与历史使命感让阿尔萨斯对天灾恨之入骨。这种仇恨,也转化为一种强烈的欲望。

  喜欢研究人性的朋友,都会有这样的认识:欲望能够给予人最大程度的动力。当某人在努力追求,满足自身欲望时,都会竭尽全力,甚至是背离自己的一些人生准则。历史上,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不胜枚举。阿尔塞斯此时便有了这样的征兆。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旦出现导火索,就有可能使人迷失自我。

  左右阿尔塞斯一生的事件也终于发生。某天,王子与光明使者接到消息,某个村落遭到天灾的毒害,许多人突然地失去了灵魂,成为了行尸走肉。阿尔塞斯心急如焚,立刻与乌瑟尔一同赶往那里。然而,等到了后,眼前的一切令阿尔塞斯十分震怒与悲痛:几乎是一夜之间,村镇里所有的人都变成了丧尸(用这个词汇,主要是受了《生化危机》的影响。现在看,两者还是有相似的地方,所以套用起来也比较合适。)。对自己人民的爱以及对天灾的恨顿时交织在一起,王子指天发誓:无论付出多大代价,毕生一定要铲除天灾军团。怜悯的他终于无法控制满腔怒火,把愤怒宣泄在已经失去灵魂的村镇居民身上。他拒绝执行光明使者的命令,带领着他的随从,开始了疯狂的屠戮。整个村镇,几乎被夷为平地。理智地说,他这样的行为在当时的环境下是可以理解的,同时也是合乎情理的。但光明使者乌瑟尔通过这件事,却发现阿尔塞斯胸中隐藏着强烈的杀戮欲望。乌瑟尔气愤不已,但鉴于两人身份有别,不能发作,所以选择与阿尔塞斯分道扬镳。

  没有了乌瑟尔的督视与引导,再没人能遏止阿尔塞斯内心强烈的欲望。通过数次与天灾的交锋,阿尔塞斯也意识到敌人的强大。所以,他决心增强自己的力量,以达到消灭敌人的目的。到这里,虽然,其采用的方式是很激进,我们仍然可以把他看作是正义的。毕竟,他还是在为一个对人类来说高尚的目标而努力。然而,年轻的王子终于要为自己的急功近利付出代价了。梦中,他受到某位先知的指引,得知在某处极寒之地有一把神兵利器。谁持有他,就将获得无穷的力量。那便是——“霜之哀伤”。对亡灵的极度仇恨以及报仇的强烈愿望,使阿尔塞斯对力量无比渴望。所以,他随着梦中先知的指引,找到“霜之哀伤”。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切实际都是天灾军团的统领巫妖王耐奥祖所一手策划的。其目的,就是为了将王子引向堕落,并使其成为巫妖王的爪牙。

  被仇恨和欲望蒙蔽了双眼的阿尔塞斯找到自己的老师及挚友矮人穆拉丁·铜须一同开始了寻找了“霜之哀伤”的历程。穆拉丁也是名伟大的战士,但他缺少乌瑟尔那样的洞察与判断能力。虽然,他也发现阿尔塞斯正在危险的边缘徘徊,但因为对朋友的过分信任而过低估计了后果的可怕。所以,他能为了王子最得力的助手,直到他取得那把充满罪恶的剑。

  阿尔塞斯实现了自己的愿望,从“霜之哀伤”那获得了巨大的力量。然而,洛丹伦的王子阿尔塞斯却从那一刻起成为永远的过去。取而代之的,是巫妖王的忠实奴仆,死亡骑士阿尔塞斯。拿起霜之哀伤的刹那,魔剑的力量就开始腐蚀阿尔塞斯的意志,巫妖之王耐奥祖通过魔剑不停的向阿尔萨斯传送他意志。而在强大魔剑解封的同时,铜须成为了霜之哀伤的第一祭品——被魔剑释放的力量瞬间杀死。其后,死亡骑士阿尔塞斯重返洛丹伦,并亲手杀掉了自己的父亲,洛丹伦的国王——泰瑞纳斯,阿尔塞斯的圣光老师光明使者乌瑟尔在护送老国王骨灰的途中也一并被阿尔塞斯所杀(随着乌瑟尔的死亡白银之手骑士团也随之土崩瓦解)。老国王的骨灰匣被阿尔塞斯夺取用于复活克尔苏加德,在巫妖王的指引下阿尔塞斯闯入肯瑞托魔法学院杀死了肯瑞托首席师,也是阿尔塞斯的魔法教师安东尼达斯,并夺取了守护者之书,由克尔苏加德召唤阿克蒙德。之后循着巫妖王的引领(歌词:感受冰封召唤的引领,寻内心深处的声音),解放冰封的巫妖王,在冰封王座底,他遇到的尤迪安,与生命中的劲敌展开决斗。在打败伊利丹之后,阿尔萨斯登上冰封王座,解放了冰封的巫妖王。并戴上巫妖王的王冠,与巫妖王合二为一。

  最后,新的巫妖王诞生了,阿尔塞斯坐在冰峰王座前。(歌词:夕阳逆洒作别曾经,寒风唤回梦醒。寂寞爬满到双鬓,握剑合十苍凉身影。一曲豪迈忠贞于亡灵)

  阿尔塞斯作为人类时,并没有一味地追求力量,相反他追求的是人类家园不受外来势力的迫害,也就是和平。所以说,阿尔塞斯在遇见亡灵天灾前,的确是个合格的圣骑士。

  当阿尔塞斯看到异变的村民时,他发生了巨大变化。村民吃下了污染的粮食变成亡灵,并且反过来屠杀其他无辜村民时,年轻的阿尔塞斯出离愤怒了,他不能容忍任何势力如此迫害他的子民和毁灭他的家园。

  可以说,年轻、缺乏阅历是阿尔塞斯的致命缺点。那时的阿尔塞斯并不知道亡灵天灾是燃烧军团的先头部队,也没有想过他面对的是什么对手,他坚信他作为未来的王国领导者、合格的圣骑士,有能力处理好这件事。他的确具备无比的勇气和信心,可惜这一切只是敌人的圈套。

  如果在人类战役最后一关杀死恐惧魔王就可以解决亡灵天灾问题的话,我想我也会和阿尔塞斯一样搞屠杀竞赛。实际上,阿尔塞斯的屠杀竞赛并没有错,作为一个优秀的领导者,有时不得不做这样的抉择,是阻止敌人的进一步扩大还是存妇人之仁导致而更多人受到迫害?先断敌后援,再给敌人致命一击,这是指挥者应该想到的,也是必须去做的。事实证明,变成亡灵的村民是无法挽救的,吉安娜和乌瑟尔心存的希望并不现实。

  在对敌人估计充分的情况下,我就会非常赞成阿尔塞斯的屠杀竞赛,当机立断,心狠手辣,一代枭雄呼之欲出。但是,敌情远比阿尔塞斯想象中的复杂,杀了恐惧魔王根本不能解决问题。年老的圣骑士乌瑟尔资历很深,不过他很可能也没意识到亡灵天灾的严重性,他只是觉得杀戮曾经的子民不太合适,而且作为臣子,杀戮自己的子民的确应该向君主汇报一下,所以有了后来的国王下令军队回撤。

  我觉得屠杀竞赛并没有影响阿尔塞斯的圣骑士形象,反而使我对阿尔塞斯有了一定的好感,认为他是个有能力有魄力的领导者。但是接下来的雇佣兵事件上,就根本不同了。屠杀竞赛不能证明阿尔塞斯不仁慈,而且相反,屠杀竞赛恰恰体现了阿尔塞斯更高一层的仁慈(不因小而失大),但雇佣兵事件清楚的证明了阿尔塞斯的背叛和谎言,他做了一个骑士最不该做的事情。

  我认为阿尔塞斯的真正转变是从得知国王下令军队回撤开始的。乌瑟尔的不理解,阿尔塞斯可以忍受;吉安娜的离开,阿尔塞斯伤心欲绝,但还是撑了下来。但是老国王的不信任,阿尔塞斯的灵魂就被扭曲了。我们再回首一下屠杀竞赛,阿尔塞斯绝不是为了个人荣誉,更不是为了追求力量,他真的是在为他的子民谋幸福。出于这样的目的,却被他人一再怀疑,最后连自己的父亲、王国的领导者也不再支持他,这对一个年轻人来说,是致命的,于是阿尔塞斯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不择手段的证明自己。当他杀死恐惧魔王的时候,唯一支撑他的信念也就消失了,就算霜之哀伤上没有诅咒,阿尔塞斯也只不过是个行尸走肉,他已经没有了自我。

  容许我在这里鄙视一下乌瑟尔、吉安娜、泰瑞纳斯国王以及诺丹伦王国的大多数人,不过说到底,连达拉然首席师都丝毫不为麦迪文的警告所动,又怎么能怪这些人呢,唉。看来魔3中各族领导人中只有兽人领袖萨尔可以称得上是杰出领导人了。吉安娜这个典型的小女人,优柔寡断、毫无主见、妇人之仁,在整个魔3中(包括ROC和兽人战役)体现的淋漓尽致,让她领导幸存的人类真不知道是人类的大幸还是不幸。

  话说回来,阿尔塞斯的心实际上在人类战役最后一关就死了,后来刺杀泰瑞斯国王以及死亡骑士的种种事情实际上已经与阿尔塞斯无关了,只是躯体一样罢了,所以他会说:“没有自责,没有怜悯”。

  即时战略游戏不可能精确的表现出人物的内心世界,所以玩家各自有各自的想法。至于我写的,大家权当看料吧。

  我觉得魔3(ROC+TFT)真正的主角是耐奥祖,不是死亡骑士,不是兽人萨尔,也不是恶魔猎手。最后,期待在《魔兽世界》未来的资料片中可以彻底毁灭这个杀死阿尔塞斯的真正凶手——巫妖王。

  希尔瓦娜斯倒下了,在提瑞斯法的郊野,她的眼中倒映着洛丹伦灰白的城墙。天空还是那样的灰暗,没有云彩,她的手紧紧的抓着“霜之哀伤”,手指已经青紫,正当要念出阿尔塞斯的名字时,从她的腹中升起了一道光柱,光芒直射天穹。现在希尔瓦娜斯眼中的王子,眼睛完全被黑暗遮盖。在阿尔塞斯的脸上没有表情,缓缓的将“霜之哀伤”从希尔瓦娜斯的身体拔出。希尔瓦娜斯挣扎着把手伸向阿尔塞斯,被“霜之哀伤”切割的伤口正在渗出一种晶莹的液体,在落地的转瞬之间,液体凝固了。

  阿尔塞斯停止了动作,他拉住了希尔瓦娜斯的手,心脏猛地震颤,眼眶里也同样流出了象希尔瓦娜斯身体流出的液体,然而在落地时它却变成了紫色.他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女性精灵和自己到底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自己的心会有这么强烈的表现?为什么他会流下眼泪一样的液体?希尔瓦娜斯的嘴唇喃喃的动作着,可已经没有力气呼喊出一个字,她的眼神凝固了,死死的望着阿尔塞斯,眼睛里流出了人类一样血的眼泪,隐约中她透过光看到了那个一曾让她以泪洗面的王子,世上没有任何一种生物能够看到高贵的精灵的眼泪。

  在提瑞斯法,阿尔塞斯王子的家门前,希尔瓦娜斯落下了最后的眼泪,白色的宁神花,由白变红.这时阿尔塞斯似乎回忆起了什么?他用手碰了一下希尔瓦娜斯的血泪。刹那间他觉得天旋地转,回想起了一切,想起了倒在草地上的这个女性精灵,想起了恩师乌瑟尔,想起了他们初次在铁炉堡……他已经完全记起了这个长着长耳朵外表冷艳的精灵贵族,现在躺在他面前的,正是背叛上等精灵要来和他成亲的希尔瓦娜斯,他的爱人,为了这桩婚姻希尔瓦娜斯放弃了不朽的生命;放弃了高贵精灵的尊严;她只想和眼前的王子一起慢慢衰老然后一起死去.因为她想拥有象人类一样丰富的情感,这一天她做到了,她流下了眼泪,流下了和人类一样的血液。

  希尔瓦娜斯嘴角上翘,此时她最后一个愿望,只想在阿尔塞斯的怀中躺上哪怕只有一秒钟的时间。阿尔塞斯哀嚎着,声音响彻天籁,所有的毛发在瞬间变白,自从拥有“霜之哀伤”他就失去了人类的情感,然而就在这时,他亲手杀死了他的爱人。阿尔塞斯咆哮着,想把希尔瓦娜斯揽入怀中,却被一种强大的力量弹开,他不能靠近希尔瓦娜斯。阿尔塞斯跪在原地,双手插进泥土,被诅咒的血液缓缓的注入到了这片土地,在希尔瓦娜斯尸体的周围开遍了一种紫色的小花,后来有人给这紫色小花取名字叫做“阿尔萨斯之泪”。阿尔塞斯运用魔法想使希尔瓦娜斯重回不朽,他召唤着所有能集聚的力量,包括他泯泯中残留的那一丝人性,他很清楚用尽这仅有的人性,他会彻底变为恶魔。阿尔塞斯还是做了,他用尽全力复活了希尔瓦娜斯,当希尔瓦娜斯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眼前的景象让她惊呆了……一个披散着白发的人族男子咆哮着冲向了洛丹伦,这难道就是她心仪的那个王子吗?此时的阿尔塞斯却彻底变成了恶魔,在他复活希尔瓦娜斯的那一刻,他流尽了他人性中的最后一滴眼泪,此刻的他已经完全被“霜之哀伤”这把邪恶的宝剑控制,他也许永远都不能认出希尔瓦娜斯就是他的新娘,除非有人用“霜之哀伤”把他被诅咒的心挖出。当洛丹伦的天灾再次重燃大地当霜之哀伤再次散发出深不可测的力量当血染的回忆再次被唤醒,亲爱的阿尔塞斯王子啊是你在流泪吗?

  一天我骑马畅游艾泽拉斯的时候,看到了这朵型似凝神花的阿尔萨斯之泪,下马蹲在这朵花前不舍得去摘,都说闻到此花的芳香后,会治愈心中的伤痛.可隔着屏幕我无法嗅到,凄美的味道是什么样的呢?起身离开.我会记得在这片大陆上有一种美丽绝伦的花朵,静静绽放在没有阳光的夜晚.

  为了使师克尔苏加德复活,阿尔塞斯听从这个天灾军团创造者的命令,将他的尸骨带到高等精灵王国奎尔萨拉斯的太阳之井去复活。在入侵奎尔萨拉斯的途中,阿尔塞斯再次经过已是一片废墟的斯坦索姆城,并在那里遇到了要为全城居民、为洛丹伦复仇的瑞文戴尔男爵。

  “EsarustharnoDarador(我们以鲜血捍卫荣誉)!”勇猛的圣骑士瑞文戴尔男爵高喊着白银之手骑士团的骑士准则发起了冲锋,他与死亡骑士阿尔塞斯之间爆发了一场激烈的战斗,最终,瑞文戴尔男爵被拥有无穷力量的阿尔塞斯击败,霜之哀伤贯穿了他的心脏。男爵翻身落马,战死在他发誓要用生命保护的斯坦索姆城中。但是很快,他又重新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眶中已经不再是充满威严和正义的双目,而是黑暗与虚无的邪恶能量。他的灵魂被霜之哀伤控制,从此变成了阿尔塞斯麾下的又一名死亡骑士,随着他踏平了奎尔萨拉斯。

  “小城护卫战”结束时,小孩子TIMMY问他:HOWABOUTTHEPEOPLEWHOWERETAKENAWAY?(那些被兽族捉走的人怎么办?)这时,高大的阿尔塞斯低下头对孩子用那种温柔而又坚定的语气说“DONTWORRYSON,IWILLBRINGTHEMHOME.”(别担心,我的孩子,我会把他们带回家的。)在他的声音中听不到一点贵族的骄傲和战士的狂妄,有的只是对人民的一片无私的热爱。

  命运对阿尔塞斯的第一次捉弄:兽族背离两国交兵不斩来使的战争准则,杀了UTHER的信使,令他悲愤不已。

  紧接着是第二次捉弄:接下来阿尔萨斯并没能救回那些村民----剑圣在最后一刻杀光了所有的人质,使他无法完成对小TIMMY的诺言。

  看得出来,阿尔塞斯对这两件事没有办好都有相当挫折感和负疚感,尽管这并不是他的错。

  人类王子第一次看到了不死族的怪物。大家可以细细品味一下他看到SKELETON战士时的那句话:“WHATTHEHELLISTHAT?”(那些究竟是什么?!)的语气,他的声音中与其说是愤怒,还不如说是惊恐----毕竟,他无论如何勇猛,但终究也只是个初经沙场,自小在皇宫里享受慈爱和幸福的年轻人。

  命运对阿尔塞斯的第三次捉弄:人类对恐惧的反应一般有两种,一种是逃避,一种是拚死一战。BLIZZARD对这点拿捏得极准,而阿尔萨斯明显属于后者,他后来之所以发疯似追杀恐惧魔王玛尔甘尼斯,一半是愤怒,一半也是为了结束自己的恐惧根源,也许他天真的以为玛尔甘尼斯一死,那些可怕的不死怪物便会随之从他的恶梦和生活中消失。

  杀KELSUAN那一节中,有一只装在笼子里的食尸鬼,它不会攻击人,只会胆怯地四处躲避,当鼠标放在它身上时,会变成黄色的非主动攻击模式。这是WAR3中唯一一只不会主动攻击人的GHOUL宝宝,你们可曾注意到它的名字?

  它叫TIMMY,就是第一章里那个被阿尔萨斯拚死从狼人手中救出的天真的孩子----显然他又走丢了,而他的母亲正在家门口等他回来,却不知他已经变成了GHOUL。(那个母亲站在房子边上,如果你接近她,便会从房中跳出几只GHOUL将她杀害,然后扑向你。)

  命运的第四次捉弄:也许BLIZZARD实在没有多余的资金,以一部专门的动画来描述阿尔萨斯与食尸鬼TIMMY的重逢,但那一幕悲剧是很容易想像的,阿尔塞斯曾经答应过TIMMY要将人质带回家的。圣骑士的诺言是神圣的,但他却失败了,可正当他觉得失信于孩子,无颜面对小TIMMY时,小TIMMY竟然已变成了......原本自信满满,朝气蓬勃的他居然发现自己非但无法完成自己的诺言,甚至于都没有办法保护这个天真可爱的孩子......

  经过数月的漫长准备,克尔苏加德率领他的诅咒教派向洛丹伦发起了第一轮攻击,释放了亡灵瘟疫。乌瑟尔和他的圣骑士们调查了受瘟疫感染的地区,希望能找到一种解救的办法。他们不断地努力,但是瘟疫仍然在扩散,甚至威胁到了联盟的统一。

  亡灵的威胁横扫洛丹伦,国王泰瑞纳斯的独子——阿尔萨斯王子担当起了对抗亡灵天灾的重任。阿尔萨斯成功地消灭了克尔苏加德,但是亡灵的军队并没有因此而减少,反而有更多阵亡的人类士兵成为了新的亡灵。面对势不可挡的强大力量和失败的挫折感,阿尔萨斯采取了更极端的抵抗措施。最后,阿尔萨斯的战友告诫他,不要因此丧失了高贵的人格。

  阿尔萨斯的恐惧和决心导致了他最终的覆灭。他追踪瘟疫的源头直到诺森德大陆,想要彻底消除瘟疫的威胁。然而,阿尔萨斯王子最终成为了巫妖王的猎物,他拔出了被诅咒的魔剑——霜之哀伤,因为他深信这么做可以挽救自己的臣民。虽然这把剑的确给他带来了深不可测的力量,但它同时也夺取了王子的灵魂,使他变成巫妖王手下最强大的死亡骑士。彻底丧失心智的阿尔萨斯带领亡灵天灾回到了自己的王国。最终,阿尔萨斯刺杀了他的父亲——泰瑞纳斯国王,随后又率领巫妖王的大军踏平了整个洛丹伦。

  虽然阿尔萨斯打败了他目前的所有敌人,但他却摆脱不了克尔苏加德的鬼魂。鬼魂告诉阿尔萨斯,为了巫妖王的下一步计划,他必须复活,方法就是把他的尸骨带到高等精灵王国奎尔萨拉斯的太阳之井去。

  阿尔萨斯和亡灵天灾侵入奎尔萨拉斯,将精灵围困在脆弱的防线后。银月城的游侠领袖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奋勇战斗,但仍不敌阿尔萨斯。阿尔萨斯摧枯拉朽般地击溃了精灵的部队,顺利进入了太阳之井。作为展示他的力量的手段,他把希尔瓦娜斯的遗体变成女妖,使她永远不死,永远向阿尔萨斯这个奎尔萨拉斯的征服者效忠。

  最后,阿尔萨斯把克尔苏加德的尸骨浸没在太阳之井的圣水中。尽管永恒的圣水因此受到了污染,克尔苏加德却复活成为了一个法力强大的巫妖,重获新生之后的克尔苏加德向阿尔萨斯解释了巫妖王的下一步计划。当阿尔萨斯和他的亡灵军队挥师南下时,奎尔萨拉斯已是死寂沉沉。屹立了九千多年的高等精灵的王城从此不复存在。

  克尔苏加德复活之后,阿尔萨斯就率领亡灵天灾杀向了达拉然。他们要在那里得到麦迪文之书,然后用它来召唤阿克蒙德,然后阿克蒙德将亲自率领燃烧军团发起最后的进攻。就连肯瑞托的法师也无法阻止阿尔萨斯的军队偷到麦迪文之书。很快,克尔苏加德就凑齐了施展魔法所需的物品。在距第一次入侵艾泽拉斯世界失败的一万年后,强大的恶魔阿克蒙德和他的部队再次浮现在艾泽拉斯世界的上空。然而,达拉然并不是他们的最终目标。在基尔加丹的命令下,阿克蒙德和他的恶魔跟随亡灵天灾到达了卡利姆多,他们计划要摧毁世界之树——诺达希尔。

  在这场混乱当中,一个孤独而神秘的预言者给危难之中的弱小种族提供了指引。这个预言者不是别人,正是最后一位守护者,麦迪文,他正在努力挽救自己犯下的错误。麦迪文告知兽人部落和人类联盟,危险就在眼前,双方应该即刻联合起来。但是由于世代交恶,他们是不可能合作的。麦迪文不得不分别警告兽人和人类,即便是使用预言术或者欺骗的手段,也要引导他们渡过大海,前往传说中的大陆——卡利姆多。兽人和人类很快就遇到了隐居很久的卡多雷文明。

  萨尔领导兽人经历了千辛万苦,在卡利姆多的荒地上展开了探索。尽管友善的牛头人凯恩·血蹄和强壮的牛头人战士慷慨相助,很多兽人还是开始屈服于折磨他们多年的杀戮欲。萨尔的副官——格罗姆·地狱咆哮——甚至背叛了兽人部落,屈服于这种由恶魔带来的欲望。格罗姆·地狱咆哮和他的战歌氏族在灰谷遇到了远古暗夜精灵的哨兵。在确认兽人再次显示出了他们好战的本性之后,半神塞纳留斯亲自前来驱逐这些兽人。然而,地狱咆哮和他的手下被无尽的仇恨和愤怒所控制,杀死了半神塞纳留斯,玷污了古老的森林。最后,地狱咆哮帮助萨尔打败了玛诺洛斯——这个当初利用自己充满仇恨和愤怒的鲜血诅咒兽人的恶魔领主,赢回了自己的荣誉。随着玛诺洛斯的死去,兽人也从恶魔的诅咒中永远解脱了出来。

  在麦迪文的指导下,萨尔和卡利姆多人类部队首领吉安娜·普罗德摩尔认识到他们必须将分歧抛之脑后。同时,玛法里奥和泰兰德领导的暗夜精灵也意识到他们必须团结起来才能保护世界之树。在达成共识之后,艾泽拉斯的各个种族开始尽最大可能加强世界之树的防御工事。玛法里奥依靠所有人的力量成功地释放出诺达希尔的怒火,彻底消灭了阿克蒙德,将燃烧军团从永恒之井赶了出去。这场最后的战役震撼了卡利姆多的大地,未能吸取永恒之井能量的燃烧军团在艾泽拉斯联合阵营的威力面前灰飞烟灭。

  展开全部死亡骑士阿尔萨斯,本为洛丹伦王国的人族王子。在圣骑士乌瑟尔的教育下一天天长大,身边有青梅竹马的吉安娜。当天灾军团入侵之时,阿尔萨斯被仇恨蒙蔽了双眼,被恶魔引诱,为了对抗亡灵,执意对斯坦索姆进行大规模屠城,致使他敬爱的乌瑟尔老师和他分道扬镳,吉安娜也离他而去。屠城后,他又带领部队远赴北极诺森德妄图杀死恐惧魔王,其实却是掉进了巫妖王为他准备好的陷阱。在北极诺森德,他为了对抗父王调回部队的命令。在亦师亦友的矮人穆拉丁帮助下,雇佣野外生物摧毁了所有船只,之后又告知部队是野外生物搞的破坏,对帮助他的野外雇佣兵大开杀戒。阻断归路后,阿尔萨斯依然无法和恐惧魔王对抗,于是,他专程去寻找传说之剑“霜之哀伤”,并不顾好友穆拉丁的劝阻拔出了“霜之哀伤”为此,他献上了好友穆拉丁的生命。拔出“霜之哀伤”实力大增,一举消灭恐惧魔王梅尔甘尼斯,但他自己也遭到了诅咒,被巫妖王控制,变成了不死族的一员。接着,他回到故国洛丹伦,在王座大厅手刃生父。由此,不死族在整个东部大陆北方开始蔓延开来。

  自己写的,楼主凑合看下吧。这是王子开始的故事。其实你把魔兽争霸3混乱之治和冰封王座全部通关就能详细了解了。还有精彩的过场CG可看。比如王子返回故国手刃生父那段。

  死亡骑士Deadknight。原名阿尔塞斯,曾经是善良的人类圣骑士,很正值,但年轻气盛,因此被燃烧军团的恐惧魔王——提克迪奥斯,激怒了这位年轻的王子。阿尔塞斯为了拯救自己的国家,出卖了自己的灵魂,拿起了邪恶的神器——霜之哀伤(剑名),成为巫妖王的一员。向提克迪奥斯等三位恐惧魔王发起了复仇。而他内心的人性,逐渐被霜之哀伤吞噬,最后当他回到祖国洛丹伦的时候,已经完全丧失了自己的本性,杀死了自己的父王登上王位,从而开始更新这片洛丹伦大陆。他的武器是不死军团中最强大的将军手持刻有神秘符号的利刃,骑着只有骨架的马匹。他还有一位宿敌——西尔瓦娜斯(黑暗游侠)这位被他用死亡残绕永远折磨的精灵守护者。以及一位后来志同道合的诚仆——克尔苏加德(巫妖),在阿尔塞斯准备进军寒冷的北方极地的时候,阿尔塞斯将他的国家洛丹伦交给了克尔苏加德来帮他继续统治,而自己在最后杀死了他另外一位宿敌——尤迪安后,永久地离开了这位忠实的诚仆克尔苏加德,自己与巫妖王耐奥祖一起坐镇寒冰王座。

  展开全部洛丹伦的天灾——魔兽争霸 3:混乱之治

  经过数月的漫长准备,克尔苏加德率领他的诅咒教派向洛丹伦发起了第一轮攻击,释放了亡灵瘟疫。乌瑟尔和他的圣骑士们调查了受瘟疫感染的地区,希望能找到一种解救的办法。他们不断地努力,但是瘟疫仍然在扩散,甚至威胁到了联盟的统一。

  亡灵的威胁横扫洛丹伦,国王泰瑞纳斯的独子——阿尔萨斯王子担当起了对抗亡灵天灾的重任。阿尔萨斯成功地消灭了克尔苏加德,但是亡灵的军队并没有因此而减少,反而有更多阵亡的人类士兵成为了新的亡灵。面对势不可挡的强大力量和失败的挫折感,阿尔萨斯采取了更极端的抵抗措施。最后,阿尔萨斯的战友告诫他,不要因此丧失了高贵的人格。

  阿尔萨斯的恐惧和决心导致了他最终的覆灭。他追踪瘟疫的源头直到诺森德大陆,想要彻底消除瘟疫的威胁。然而,阿尔萨斯王子最终成为了巫妖王的猎物,他拔出了被诅咒的魔剑——霜之哀伤,因为他深信这么做可以挽救自己的臣民。虽然这把剑的确给他带来了深不可测的力量,但它同时也夺取了王子的灵魂,使他变成巫妖王手下最强大的死亡骑士。彻底丧失心智的阿尔萨斯带领亡灵天灾回到了自己的王国。最终,阿尔萨斯刺杀了他的父亲——泰瑞纳斯国王,随后又率领巫妖王的大军踏平了整个洛丹伦。

  虽然阿尔萨斯打败了他目前的所有敌人,但他却摆脱不了克尔苏加德的鬼魂。鬼魂告诉阿尔萨斯,为了巫妖王的下一步计划,他必须复活,方法就是把他的尸骨带到高等精灵王国奎尔萨拉斯的太阳之井去。

  阿尔萨斯和亡灵天灾侵入奎尔萨拉斯,将精灵围困在脆弱的防线后。银月城的游侠领袖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奋勇战斗,但仍不敌阿尔萨斯。阿尔萨斯摧枯拉朽般地击溃了精灵的部队,顺利进入了太阳之井。作为展示他的力量的手段,他把希尔瓦娜斯的遗体变成女妖,使她永远不死,永远向阿尔萨斯这个奎尔萨拉斯的征服者效忠。

  最后,阿尔萨斯把克尔苏加德的尸骨浸没在太阳之井的圣水中。尽管永恒的圣水因此受到了污染,克尔苏加德却复活成为了一个法力强大的巫妖,重获新生之后的克尔苏加德向阿尔萨斯解释了巫妖王的下一步计划。当阿尔萨斯和他的亡灵军队挥师南下时,奎尔萨拉斯已是死寂沉沉。屹立了九千多年的高等精灵的王城从此不复存在。

  克尔苏加德复活之后,阿尔萨斯就率领亡灵天灾杀向了达拉然。他们要在那里得到麦迪文之书,然后用它来召唤阿克蒙德,然后阿克蒙德将亲自率领燃烧军团发起最后的进攻。就连肯瑞托的法师也无法阻止阿尔萨斯的军队偷到麦迪文之书。很快,克尔苏加德就凑齐了施展魔法所需的物品。在距第一次入侵艾泽拉斯世界失败的一万年后,强大的恶魔阿克蒙德和他的部队再次浮现在艾泽拉斯世界的上空。然而,达拉然并不是他们的最终目标。在基尔加丹的命令下,阿克蒙德和他的恶魔跟随亡灵天灾到达了卡利姆多,他们计划要摧毁世界之树——泰达希尔。

  在这场混乱当中,一个孤独而神秘的预言者给危难之中的弱小种族提供了指引。这个预言者不是别人,正是最后一位守护者,麦迪文,他正在努力挽救自己犯下的错误。麦迪文告知兽人部落和人类联盟,危险就在眼前,双方应该即刻联合起来。但是由于世代交恶,他们是不可能合作的。麦迪文不得不分别警告兽人和人类,即便是使用预言术或者欺骗的手段,也要引导他们渡过大海,前往传说中的大陆——卡利姆多。兽人和人类很快就遇到了隐居很久的卡多雷文明。

  萨尔领导兽人经历了千辛万苦,在卡利姆多的荒地上展开了探索。尽管友善的牛头人凯恩·血蹄和强壮的牛头人战士慷慨相助,很多兽人还是开始屈服于折磨他们多年的杀戮欲。萨尔的副官——格罗姆·地狱咆哮——甚至背叛了兽人部落,屈服于这种由恶魔带来的欲望。格罗姆·地狱咆哮和他的战歌氏族在灰谷遇到了远古暗夜精灵的哨兵。在确认兽人再次显示出了他们好战的本性之后,半神塞纳留斯亲自前来驱逐这些兽人。然而,地狱咆哮和他的手下被无尽的仇恨和愤怒所控制,杀死了半神塞纳留斯,玷污了古老的森林。最后,地狱咆哮帮助萨尔打败了玛诺洛斯——这个当初利用自己充满仇恨和愤怒的鲜血诅咒兽人的恶魔领主,赢回了自己的荣誉。随着玛诺洛斯的死去,兽人也从恶魔的诅咒中永远解脱了出来。

  当麦迪文劝说兽人和人类组成联盟的时候,暗夜精灵依靠他们的力量独力对抗着燃烧军团。暗夜精灵的大祭司泰兰德·风语者独立奋战,将恶魔和亡灵抵挡在灰谷外。泰兰德也感到她需要援兵,于是,她前去唤醒沉睡了千年的德鲁伊们。有了爱人玛法里奥·怒风的帮助,泰兰德成功地加强了防御,击退了燃烧军团。大自然在德鲁伊的帮助下击溃了燃烧军团和亡灵天灾。

  在寻找更多沉睡的德鲁伊时,玛法里奥发现了关押他的亲生兄弟伊利丹的石牢。泰兰德相信伊利丹将助他们一臂之力,于是就把他释放了出来。虽然伊利丹确实帮助了他们一段时间,但他最终还是走上了自己的道路。

  暗夜精灵团结一心,坚决抵抗燃烧军团。然而燃烧军团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对永恒之井的渴望,始终妄想得到世界之树的力量。如果他们的计划得逞,世界将在这群恶魔的手中彻底毁灭。

  在麦迪文的指导下,萨尔和卡利姆多人类部队首领吉安娜·普罗德摩尔认识到他们必须将分歧抛之脑后。同时,玛法里奥和泰兰德领导的暗夜精灵也意识到他们必须团结起来才能保护世界之树。在达成共识之后,艾泽拉斯的各个种族开始尽最大可能加强世界之树的防御工事。玛法里奥依靠所有人的力量成功地释放出泰达希尔的怒火,彻底消灭了阿克蒙德,将燃烧军团从永恒之井赶了出去。这场最后的战役震撼了卡利姆多的大地,未能吸取永恒之井能量的燃烧军团在艾泽拉斯联合阵营的威力面前灰飞烟灭。

  在燃烧军团对灰谷展开入侵期间,伊利丹结束了他在地牢中近万年的囚犯生涯。他曾尽力让他的伙伴对他安心,但很快他就原形毕露,吸收了一个被称为“古尔丹之颅”的强大术士神器的能量。完成吸收之后的伊利丹变化成了一个拥有恶魔外表和强大力量的生物,他还获得了古尔丹的一部分记忆,特别是关于萨格拉斯之墓——那座传说中位于一座小岛上的,埋藏着黑暗泰坦萨格拉斯遗骸的地牢。

  重新获得力量和自由的伊利丹急于证明自己的价值。然而他碰上了基尔加丹,这个恶魔向他提出了一个难以抗拒的提议。基尔加丹对阿克蒙德在海加尔山的失败非常恼火,不过他还有比复仇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在觉察到自己的杰作巫妖王变得过于强大而难以控制之后,基尔加丹命令伊利丹去终结耐奥祖,并永远消灭亡灵天灾的力量。作为交易的条件,伊利丹将会得到巨大的力量并在燃烧军团的领导者中占有一席之地。

  伊利丹同意了这个计划,并立刻开始准备摧毁囚禁着巫妖王灵魂的冰晶块:冰封王座。伊利丹知道他需要一件强大的神器来摧毁冰封王座,于是他准备用从古尔丹的记忆中得到的知识去寻找萨格拉斯之墓并得到黑暗泰坦的遗物。他将那些蛇一般的那迦从黑暗的深海巢穴中召唤出来。在狡猾的首领瓦辛的带领下,那迦帮助伊利丹寻找传说中萨格拉斯之墓所在的破碎岛屿。

  在伊利丹和那迦出发的同时,典狱官玛维·影歌也开始了对他的追捕。玛维在这一万年里一直担任伊利丹的看守,她相信自己可以重新抓获伊利丹。然而,狡猾的伊利丹让玛维和哨兵们的努力化为泡影,并成功窃取了萨格拉斯之眼。伊利丹带着这个强大的神器来到魔法之城达拉然。城市里的能量装置强化了伊利丹的力量,他开始使用萨格拉斯之眼施展一个毁灭性的法术来对付位于遥远的诺森德大陆上的巫妖王。伊利丹的法术粉碎了巫妖王的防御力量并割裂了世界之脊。在最后的时刻,这个毁灭性的咒语被赶来支援玛维的玛法里奥和女祭司泰兰德所阻止。

  伊利丹很清楚,基尔加丹绝对不会对他的失败善罢甘休,便逃向荒凉的外域,这里是德拉诺的残留地域,曾经是兽人的家园。伊利丹决定在这里避避风头并计划他的下一步行动。在成功地阻止了伊利丹之后,玛法里奥和泰兰德回到灰谷的家园去照顾他们的人民。然而玛维并不打算善罢甘休,她尾随伊利丹来到外域,下决心要把他带回去接受审判。

  此时,亡灵天灾已将洛丹伦和奎尔萨拉斯彻底变成了充满剧毒的瘟疫之地。那里只有一些小规模的联盟抵抗力量仍在苟延残喘。其中的一个组织主要由高等精灵组成,他们的领导者是逐日者王朝的最后一个成员,凯尔萨斯王子。作为一名出色的法师,凯尔小心翼翼地在几近覆灭的联盟中成长。高等精灵对家园的沦陷非常悲痛,为了向死去的同胞表示敬意,他们改称自己为血精灵。当血精灵奋力遏制亡灵天灾的攻势时,他们因为离开了太阳之井这个力量的源泉而备受煎熬。为了缓解手下们与生俱来的对于魔法的饥渴,凯尔做了件令人无法想象的事情:他接受了他们的高等精灵祖先伸出的援手,怀着找到一个新的魔法力量之源的希望加入了伊利丹和他的那迦部队。残余的联盟领袖谴责血精灵为叛徒,并将他们永远驱逐。

  走投无路之下,凯尔和他的血精灵们只得跟随伊利丹来到外域,并帮助他对付典狱官玛维。玛维本已将伊利丹抓获,却被血精灵和那迦联手击败,伊利丹也被重新解放。伊利丹将外域作为自己的基地,为了向巫妖王和他的寒冰皇冠要塞发起新一轮的进攻而聚集着力量。

  巫妖王耐奥祖知道自己已经时日不多了。被囚禁在冰封王座之中的他怀疑基尔加丹会派出手下来毁灭自己,伊利丹的咒语造成的伤害破坏了冰封王座,巫妖王的力量因而一天天地丧失。于是,急于自保的耐奥祖将他最强大的手下——死亡骑士阿尔萨斯召唤到身边。

  阿尔萨斯的力量随着巫妖王的虚弱而渐渐流失,他陷入了洛丹伦的一场内战中。女妖希尔瓦娜斯·风行者领导着半数的亡灵军团发动了一场试图颠覆阿尔萨斯统治的政变。正当战斗扩散到整个瘟疫之地时,阿尔萨斯被巫妖王所召唤,领导权被移交给了他的副官克尔苏加德。

  最终, 希尔瓦娜斯和她的亡灵叛军(他们被称作被遗忘者)将洛丹伦都城的废墟占为己有。被遗忘者在都城的残骸下建立起了自己的基地,他们发誓要击败天灾并将克尔苏加德和他的仆从赶出大陆。

  力量遭到削弱的阿尔萨斯仍决定去援救他的主人。他到达诺森德后却发现伊利丹的血精灵和那迦已经先他一步到了那里。于是,阿尔萨斯和他的蜘蛛怪只得与伊利丹的部队争夺时间,他要率先到达寒冰皇冠冰川并保护冰封王座。

  即便是在如此虚弱的情况下,阿尔萨斯最终仍以策略战胜了伊利丹,并率先抵达了冰封王座。阿尔萨斯用他的魔剑霜之哀伤击碎了囚禁巫妖王的冰牢,并得到了耐奥祖附魂的头盔和胸甲。阿尔萨斯将拥有无尽力量的头盔戴到了自己的头上,成为了新的巫妖王。正如耐奥祖一直计划的那样,他和阿尔萨斯的灵魂合体成为一个强大的生物。伊利丹和他的军队被迫耻辱地逃回外域,阿尔萨斯则成了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生物之一。

  现在的阿尔萨斯作为新的不朽的巫妖王占据着诺森德,据说他正在那里重建寒冰皇冠城堡,而他所信任的副官克尔苏加德则统领着瘟疫之地的天灾部队。希尔瓦娜斯和她的反叛亡灵力量仅仅控制着提瑞斯法林地,那只是被饱经战乱的洛丹伦王国的一小部分。

  他的家园被不死族侵略了,他很悲伤,然后他得到了父亲的预言,说他要去拿取霜之哀伤来拯救自己的子民。他在霜之哀伤所在的小岛上,遇到了一个久住在那里的山丘之王,他们两个一同进入了传送门,来到了直达霜之哀伤的小路,他俩突破了守卫霜之哀伤的死灵守卫面前,它劝阿尔塞斯,别去碰那把沾满邪恶的剑。阿尔塞斯为了拯救子民已经快疯狂了,便杀了守卫,进到了保存着霜之哀伤的山洞。他们俩走过去,感到很寒冷,同时还感到有邪恶气息扑了过来,阿尔塞斯根本没去理会,扔掉了神圣之锤,伸手去拿霜之哀伤。山丘之王见了,会忆起守卫的话,便阻挡阿尔塞斯去拿霜之哀伤。阿尔塞斯使劲将山丘之王打开,见山丘还是来阻碍他,就一拳将山丘的肚子打穿,踩着山丘的尸体,拿到了霜之哀伤。阿尔塞斯回到营地,只身一人跑到了不死的营地前,杀光了不死族人,将他们赶出了人类的领地,然后,他由于体力透支,晕了过去。这被恐惧魔王发现了,他便使出法力,将阿尔塞斯的精神控制住,死骑就诞生了。

  魔兽争霸3中不死族英雄死亡骑士的所有中文名字

  我们会通过消息、邮箱等方式尽快将举报结果通知您。

相关新闻